一个自说自话的绘画浮藻

我曾识一人

一日江上饮酒
喝得正欢
有人推我一抒己志
我说不图功名,欲大隐于世
那人拍腿大笑,道
“世间就这么大,再隐能隐到哪去?”

如今物换星移,我再忆起他
却也再寻不到他了

白石溪
“杳渺音讯,馀我孤奏”
这一孤字,又作何解呢

评论